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堆草机

堆草机

大约有二十五公分长

  家里没有镰刀,只有菜刀和剪刀。我就带领着我的妹妹小宁一起用菜刀和剪刀“割”牛草。重庆的夏天是非常炎热的,第一天,在毒日头下“割”牛草,除了晒掉一层又一层的皮外,身上布满了被草丛中的蚊子咬的大大小小的包。一天下来腰酸背疼,手上全是血泡。我实在不忍心看到妹妹和我一起遭这个罪,第二天就不让她去了。

  这是一种我从来没有用过的工具,凭借曾经在电影《静静的顿河》中看到的,留着哥萨克式胡须、脚登马靴的葛利高里,扭动着剽悍、粗犷的身躯,挥动大扇刀割草的镜头,才对这种割草工具有些粗略的印象。

  割牛草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好多年前,我还在重庆,那个时候仅仅依靠母亲一个中学教师的工资养活七口人,生活困难的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从八、九岁开始,我和弟弟妹妹就利用课余时间和寒暑假的时候,捡破烂、捡橘子皮到收购站去卖。稍微大一点的时候,就去嘉陵江河边,等待纤夫的招呼进入他们的行列拉船过急滩,或者在家门口的汉渝路上,等待车夫的叫喊,推、拉板板车爬陡坡取得报酬。到了高中,寒暑假期间,到工地当每天八毛钱的临时工,挖下水道、挑砖头。至于割牛草,是初中一年级放暑假的前几天,在去松林半岛洗澡(游泳)的途中,我看到陈家湾一个地方挂着收购干牛草的牌子:“大量收购干牛草每斤两分”就拿定主意利用这个暑假割牛草挣钱。

  平常放牛的时候就考虑到了割草可能出现的困难,总是把牛群带到比较远的地方去放。留出附近大片的草地来割晒干草。

  这里就是我的全部,我的天堂:蔚蓝的天空、多姿多彩的飘云、真实的太阳、倾注的暴风骤雨、震撼山川的雷电闪、欢腾的大森林、飘香的大草原、如述如歌的河流、如玉如镜的水泡、详和孤独的院子、温暖的木刻棱小房、内容丰富菜园子、调皮忠诚的丑丑和盼盼、可爱健美的雪雪和枣枣还有我那些憨厚敦实的牛群!

  沈阳众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原创文学,优秀小说等在线文学阅读网站,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十多斤青草晒干了才能晒出一斤干草,一天下来能够得到十几斤干草。整个暑假我“割”牛草一共卖了六块多钱,这已经一笔不少的金钱啊!

  双手握刀把,随着扭动身躯横向圆弧挥动扇刀,割下的草朝一个方向倒着,形成一个大约三四米宽的绿色长带,然后逐渐这个绿色长带逐渐延伸、加宽,最后变成成片的绿色地毯。

  想着刚才的”模糊”,突然觉得自己挥舞大扇刀的动作,和此时此刻那些在遥远的学校里、机关、工厂……的“牛鬼蛇神”正在挥舞大扫帚扫地的动作不是一样吗!然而他们滴下的是一粒粒寒心的鲜血!我滴下的是希望和责任的汗滴。他们在尊严和人格的地狱里;我却在尊严和人格天堂里。

  离开人群已经好几个月了,除了每个月来一次给我和牲口送生活给养的汽车司机外,只有几个大学的难兄难弟利用星期天休息,骑自行车来过这里。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通过他们断断续续的说话零星听一些。不过现在那个世界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或者是我从内心已经远离和拒绝了那个世界。谢绝了朋友送来收音机和所有的有关外面的报刊杂志。不愿意让人间的污垢龌龊玷辱这个暂时还纯清的角落。

  在旁边的树林里砍来一根2米长用来作手把柄用的松木杆。剥去树皮、打磨光滑,再把大扇刀牢固地固定在的刀把粗的一端上。这样算是准备好了割草的大扇刀。

  整个弧形的大扇刀刀身将近一米长,靠近刀背的三分之二刀身部分是发亮黑色,剩余的刀刃部分透着寒冷的银光。刀把处有一个安装木把柄的装置,大约有二十五公分长,它和大扇刀刀面有一个倾角,以保证人在挥动大扇刀的长把柄时,刀面成水平状态,另外两端分别有一个固定木把柄的箍环。靠近刀把的地方的刀身最宽有12公分左右,然后逐渐缩小,到扇刀尖端就变成刀尖了。刀背有8毫米左右厚,刀刃非常薄而且很锋利。

  文章厚重,大气,意境悠远,写景状物有点有面,字里行间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