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醋商陆

醋商陆

楚遥岑缓缓褪去眼中异样的颜色

  忠诚的神兽夺魄立即将脑袋从龟壳里伸出来,跃上前去用自己的龟壳抵挡了楚遥岑的剑尖。

  “刚才那只乌龟呢?”颜夕问道,“我记得它的脖子变得好长,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不!”商陆悲痛地抱紧怀中渐渐缩小的夺魄,直到那只硕大的乌龟变成双手就可以捧起的尺度,他凝视着夺魄许久,看着这么大的夺魄变成粉末飘散在风中。

  烟波袅袅的七里湖畔,就快被遗忘或者说一直没有被记得的明月对着湖面独酌。她姣好的面容布满愁思。

  颜夕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很对,又有些地方不对。到底是哪里不对呢?是进了自己的肚子啊,跟吃掉没区别啊。

  “原来是只可以御雷的草药妖精,”楚遥岑不懈地说,“释放她的灵魂,若她可以活过来,我可以留你全尸。”

  楚遥岑才略为松开自己的禁锢,伸出一只手揉着颜夕的头顶,“你差点就死掉了,知道吗?!”

  楚遥岑手中的剑突然间自己跑了出来,又将那些即将袭击到这个竹屋的能量吸进自己体内。如果剑也有思想的话,它一定是对楚遥岑不让他战斗有着强烈的怨念,所以才自作主张的吸收自然精华,来弥补自己喝不到鲜血的缺憾。

  “请不要这么说少主,”明月终于可以说出完整的话来,“少主他接进任何一个女人都是为了主人未达成的使命,他没有对任何一个女子动心过。”

  “好久不见,你也出落成如此端庄的姑娘了呢,”岚姬走上前去,伸手挑起明月的下巴,“楚遥岑他有没有对你做出些什么超出主仆关系的事情来呢?”

  “你的杂耍表演完了没有?!”楚遥岑不耐烦地举起手中的剑,屋顶之外闪电的力量立即从四方汇集到了他的剑尖。

  忽然间,身后响起了“咯噔咯噔”的声音,那是一种类似于金属被扭曲或者是,骨骼在舒展的声音。

  哼!本尊只是忌惮你们那两把有灵性的剑罢了!才不是怕你们呢!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就让本尊带着我可怜的小夺魄的内丹回去沼泽地,待我汇集沼泽地里所有妖怪的力量再来对付你们!

  少主,已经许久没有给自己下达任何命令了。或许,他真的,爱上了那个小狐狸了吧。

  严重的挫败感油然而生,商陆的嘴角抽搐着说不出话来,直到楚遥岑的剑离他不过分厘的距离,他才惊恐地叫喊,“夺魄!救我!”

  楚遥岑抽出手中的宝剑,剑身嗅到了杀气兴奋地颤动着,发出耀眼的白光,似乎是汇集了所有星辰的光芒。

  竟然可以如此自如的封印和召唤自己的灵力!这个漂亮的人,还是妖精?或是神?完全比那只狐妖有价值!

  她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事物,连剑都掉落在地上,自己也跪了下去,瞪大眼睛看着岚姬,张着口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没有品尝到鲜血的宝剑不满地呼啸着,还是拗不过主人的命令,乖乖地回归剑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键 返回上一页, 按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颜夕依然是面无表情,她以一种霸气而又温柔的速度将手中的奔月举过头顶,然后忽然间迅速劈下,一剑将夺魄的鬼壳刺穿。

  商陆将他的眼睛瞪到最大,因为他感觉到了——这个刚才没有一丝灵力的家伙,只是一瞬之间,体内的灵力已然超过了躺在那里的狐妖!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楚遥岑很识时务的给她让开道路,使她的杀意投射到瘫坐在地上的商陆和依旧瞪着水汪汪的眼睛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神兽夺魄身上。

  “风颜夕!”没等颜夕再问,商陆捧着夺魄的内丹怒吼道,“我与你不共戴天!”

  “若是遥岑想,”岚姬道,“你敢不从么~不过遥岑真是不识货啊,这么好的姑娘放着不要,到处拈花惹草。”

  他可以对任何女人